东早都市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字体: 【打印】
艾滋妈妈忐忑生下男婴 是否感染18个月后揭晓[图]
2005年11月30日 07:32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上海今起暂停鸟类交易 现有库存撤封存
  • 洋山深水港今敞胸怀 迎3艘集装箱船靠泊
  • "悄悄话"只让医生听 申城推广门诊单人室
  • 沪甲级楼宇租金涨25% 销售成交价节节升
  • 国标沾"奥"就喊2亿 首届商标拍卖近流拍
  • 坐磁浮赶飞机更便捷 列车明起延长运营
  •  

    image

     图片说明: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内,艾滋病人的用品要经过严格消毒。

      昨天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13病区内,温暖的阳光铺洒了每一个角落。小亚(化名)看着24日刚出生、安静睡着的儿子悦悦(化名),心绪却万般复杂。虽然是自己怀胎十月产下的孩子,却因为尚不可知的未来,孩子的意外降临让小亚忐忑不安。

      10年前,小亚剖腹产大出血,因输血不幸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悦悦的命运将如何?18个月的等待对忐忑的小亚来说,无疑成了一种煎熬。小亚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和丈夫相互扶持,把家和孩子都安顿好。她说,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儿子平安。

      意外怀孕发现感染HIV病毒

      10年前,小亚与丈夫婚后一年生下了女儿。由于剖腹产大出血,小亚在老家当地的医院接受了输血。小亚却怎么也不会料到,这次意外竟成了她和全家人幸福的转折点。2000年1月,小亚和丈夫携女儿来到上海安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情况每况愈下,除了经常感冒不容易好之外,身体的一些部位相继出现发炎症状,随之而来的是体重直线下降。更让她意外的是,丈夫的肠胃功能也逐渐显现问题,经常腹泻。尽管吃了药,看了医生,却不见起色。
        
      今年年初,小亚的腹部渐渐隆起。由于一直患有肝腹水,小亚本没有在意。7月20日,小亚感觉到似乎有胎动,才前往长海医院进行检查,并确定是意外怀上了第二胎。本就不想要第二胎的小亚执意要做引产手术的时候,却被告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

      艰难的爱接受HIV母婴阻断治疗

      晴天霹雳!小亚瞬间崩溃了,这也让小亚更坚定了不要第二胎的决心。事实上,由于小亚本身患有各种疾病,已不适合进行引产手术。冷静分析后,小亚确定唯一感染的途径便是10年前那次手术的输血。第二天,小亚的丈夫来到医院进行了检测,并被确定也感染了艾滋病病毒。这对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

      8月,绝望的小亚只身住进了南京市公共卫生中心,等待10月中旬做引产手术,但她的各方面身体条件已经不允许手术。在此期间,上海传来消息: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愿意通过HIV母婴阻断方式帮助小亚产下婴儿。

      基于对上海医疗水平的信任,以及对腹中孩子艰难的爱,小亚于10月26日住进了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正式接受母婴阻断的治疗。

      回忆起当时的感受,小亚的眼神露出了忧伤:“知道自己感染以后,就没有真正开心过。”从学校出来踏上工作岗位后,小亚把自己从小学时开始收集的日记全部烧掉了,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而在去南京做引产手术前,小亚再度烧毁了自己的全部日记,仅仅留下了给家人和孩子的物品,仿佛是对终点的一个交待。

      顺利生产18个月后得到答案

      怀孕39周后的第4天,为降低孩子的感染几率,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经剖腹产为小亚顺利生下了悦悦。这个出生时5斤3两的男婴,看来与正常的宝宝并无任何异样。悦悦的命运将如何,成了一个谜。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的专家表示,目前已对悦悦进行口服抗病毒药物的治疗,并每隔3~6个月进行一次检测,至于悦悦最终是否感染艾滋病病毒,将在18个月以后最终揭晓。

      “目前国外母婴阻断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新生儿的感染率小于1%。”市公共卫生中心的专家表示,虽然上海目前尚没有相关数据,但由于小亚怀孕20周的时候,中心便介入采取系统地母婴阻断,“我们希望能够成功阻断该例母婴传播。”专家同时表示,由于小亚的先天身体条件不足,孩子的健康可能受到影响。

      医生透露,若阻断成功,这将成为上海首例因及早介入进行系统母婴阻断,而成功避免新生儿感染艾滋病病毒的病例。

      小亚说,自己已经经历过一次重生———很多年前的肝病,曾被误认为是肝癌,医生预言小亚只能再活3年。走到今天,小亚笑着说自己已经是超额完成了任务。“现在,我还要再争取活到2010年!”这一刻,她的眼中才流露出少有的希望之光。

      相关文章:小亚的母亲说,只希望她能活着  

      听到悦悦的第一声啼哭,小亚开口问医生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是不是畸胎?这个意外来临却不知未来将如何的孩子,丝毫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欢乐。

      “养育孩子,当然希望他将来能比我更出色,但我却没有能力抚养他。”说这话的时候,小亚迷茫和无助。

      女儿不要弟弟

      对于小亚和丈夫而言,悦悦的降生说不上是幸福还是悲哀。而在10岁的女儿纯真简单的想法里,小弟弟的突然降临,成了她近来最不开心的事。

      “我常常和她开玩笑说,再生个小弟弟吧,这样你就不孤单了。”说起大女儿,小亚嘴边就挂着笑。对于小弟弟,女儿是一万个不愿意,在优越的环境中长大的女儿总认为,有了弟弟,爸爸妈妈就不再爱她。得知悦悦出生的消息后,任外婆怎么劝说,女儿就是不肯吃饭。小亚要女儿跟爸爸一起到医院来看看弟弟,女儿固执地拒绝了。

      “无论什么时候,爸爸妈妈总会给她最好的爱。”小亚说,“等女儿长大了,我就会告诉她弟弟出生的来龙去脉。”

      儿子起名“悦悦”

      儿子的诞生,并没有给小亚的丈夫带来快乐和动力。整日忙于奔波和应付自身治疗的他,甚至连给儿子起名字的心思都没有。“女儿出生的时候,他起了20来个名字备用,甚至还想了双胞胎的名字。”说起这个细节的时候,小亚的眼中明显有着泪光。

      起名的那天,小亚随便想了一个字,便给丈夫打电话。“跃,就是足字旁,右边是……”小亚突然停下了。“怎么了?”丈夫在电话那头问。“没什么,足字旁,右边是夭折的夭……”

      最后,夫妻俩还是决定给小儿子起名叫“悦悦”。

      妈妈说,只希望你活着

      由于患有肝硬化、肝腹水,导致造血功能不足,进行引产手术的话,将面临巨大的风险。因此,小亚不得不服用抗病毒药物来提高抵抗力,降低手术风险。而药物的副作用,也一度让小亚陷入了无意识的状态。

      “那段时间,妈妈每天牵着我的手,说‘睡觉’,我就‘咕咚’躺下;妈妈每天还负责帮我洗漱、换衣服;尿床的时候,妈妈还要每天在床上垫塑料布。”这些细节,小亚都是从妈妈和医生那里听来的,她能记得的,只是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的床上垫着塑料布,身上穿着妈妈的衣服。

      “第一次在金山区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见到小亚的时候,她反应非常迟钝,一句话都不说。”曾经在水电路门诊部接待过小亚的王医生对小亚来中心的那天记忆犹新。

      获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以后,小亚一度放弃了继续生存的念头。然而,妈妈的话,却让小亚和丈夫互相鼓励着挺了过来,并将相互扶持着继续走下去。

      妈妈说:“只希望你能活着,即使变傻了,无论傻到什么程度,我都会伺候着你,活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天。”

      突如其来的意外,小亚觉得最歉疚的,就是自己的丈夫。“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基础都打下了,正是雄心勃勃干事业的时候。”小亚又露出了伤悲,“我能坚持下来,就是想给他安慰和鼓励,把家和孩子都安顿好。”



    上海频道推荐阅读

    上海最大活禽交易市场消毒全程
  • 瞄准消费者贪吉心 天价手机号码由"号虫"操纵
  • 动物园借深井水造"暖冬" 河马独享恒温呵护
  • 公交专用道试运行追踪 4条专用道"左右"为难
  • 网站联合5商家卖水货PSP SONY称国内从未销售
  • 5天花去诊疗费3.7万元 安徽夫妇经历悲喜两重天
  • "迷你"三姐弟闯过生死关 三胞胎总体重不足2600克

  • 美女奢华晚装秀[组图]
  • 4岁孩1个月用药32次 上海幼儿吃药过多有6大误区
  • 洗浴中心违章屋起火 毗邻学校300学生急疏散[图]
  • "同志"上台说防艾 大学生科学看"少数派"
  • 海上迷情:减肥,害苦青春女孩
  • 品牌秀场:美女奢华晚装秀[组图]
  • Office攻略:完美跳槽抓住身边五类贵人
  • 选稿:姚莉莉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李颖 摄影:郑琪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